快捷搜索:

对我路见不平的男人,变成了婚姻中的施暴者

她忍受不了他的冲动易怒,而当年却觉得他朝别人“怒发冲冠”时满满的都是男人味儿。他最忍受不了她的矫情文艺范,而当初他却是被她这一点所吸引。


1

2006年,九月的黄昏,暑气未退,火车站人流汹涌,烟味、汗味夹杂着热气扑面而来。归校的我随着人流机械地出了站口。

向外行走时,却不小心碰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,我赶忙道了歉,他却怒目圆睁,恶狠狠地说:“你这个小姑娘,眼睛长在后脑勺上了,乱他娘的撞?”

我没理他,那男人却一边走一边骂着脏话,我怒从心头起:“你骂够了没有,是我碰着你,还是你挡道?”我一回应,那男人更是火冒三丈,几乎指着我的鼻子说:“小脾气还挺倔,信不信,我揍挺你?”

周围的人的目光里带着好奇和冷漠,神情里又透着看热闹般的幸灾乐祸,而我万般尴尬,苦于无法脱身。

这时后面走出一个学生样的男生,平地一声怒吼:“揍谁呢,动她一根手指头,你试试?”

那个男生不算高,也就一米七多一点儿,但一瞬间我觉得他高大威猛,好像身披七彩祥云而来。

2

回校的公交车上,得知和他同校同级。他路见不平,我以身相许,自然而然地就在一起了。后来又听说了一些他的“光荣事迹”,比如宿舍里两个男生吵了架,他看不惯A,便直接从自己床上跳下来,冲A喊:“有种你下来,揍死你丫的!”

在大家都界线分明的都市生活里,他就像行走的雄性荷尔蒙,脸上简直刻了八个字,叫“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”。我的敬仰如滔滔江水,连绵不绝,又如黄河泛滥,一发不可收拾。多次在心里默默地想:“大侠,请收下我的膝盖。”

但是,大侠还没来得及收下我的膝盖,却意外地向我挥出了拳头。

那时确定男女关系还不到半年,我们和另一对情侣在他们宿舍打扑克,玩的是“升级”,我和他是对家。除了我,其他三个人都是理工科的高才生,记牌准确,牌技一流,而我在这些事上一向很笨,所以对方赢得次数比较多。

对方赢得开心,我也输得高兴,后来我出错了一张牌,正叹息间,坐在对面的他却忽然站了起来,满脸怒气,把手里的牌全扔到我身上,指着鼻子骂我蠢笨如猪。由于事发突然,我们三个都愣住了,而他扔掉了牌,还不解气,又越过凳子要过来打我,被他舍友拉住了。

那天晚上,我灰心转悲,哭了两个多小时,他一遍遍地道歉,拉着我的手,让我去打他。他舍友的女朋友问:“他怎么能这么对你?”

那是我第一次考虑分手,但是他很踏实,人也善良,平时对我也很好,终究还是走了下去。

3

婚后,我发现他的怒点特别低,从买东西排队、到逛商场人多、到路上堵车,他都能在一瞬间点燃怒火。而我却不是个聪明的、会闭嘴的妻子。我心思细腻敏感,希望得到对方的照顾。周期性开战似乎是生活常态,再所难免。

孕期四个多月的晚上,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再次开战。我深夜离家,在街上形只影单,逛来逛去。已是深秋时节,街上一片寂静,除了风卷落叶,还有路灯发出昏黄的光。每到那个时候,我都觉得不知身归何处,怅然无比。他追上来,拉我回家,我不回,他再拉我,我还是不回。我心里想着,只要他说句温暖的话,承认一句错误,我就和他回家。但是他却又突然暴怒,抓起我的头发,朝墙上“咣咣咣”撞了几下。

我只有灰心,并不是特别悲伤。我知道,这不会是最后一次。我也相信了,世界上只有不打老婆的男人,却没有只打老婆一次的男人。

 4

客观地说,他平时绝对算是个好丈夫,有责任心、顾家,会做家务、看孩子。但一发起怒来,连鬼神也得让他三分。我一直想,他能对我这样,归根结底还是对我只有责任,没有爱情。

当我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,也被别人喜欢过。那个男孩也很爱打架,甚至是打遍学校无敌手。他只打别人,却从没打过我一个手指头。有时候我向他说一些难听的话,他气得自己在地下打滚,却从没打过我,大概是仗着他没有说出口的喜欢,反而放肆而任性地欺负他。这些记忆清晰鲜明,所以我几乎确信,能在发怒的时候向我挥起拳头的这个人,说到底都是因为不够爱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