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军事游戏宜突出“游戏”淡化“军事”

原标题:军事游戏宜突出“游戏”淡化“军事”

山东省烟台市市级机关幼儿园的孩子们自制“坦克”参加无敌坦克推进赛。张少萍摄

  游戏是童年人类的本能。一方面,它通过大体相似、稍有变化的内容一遍遍复演着我们的历史;另一方面,它更因为有可能转化为儿童的经验,从而参与到人类对未来的书写之中。这使得成人——特别是教育工作者——保持着对儿童游戏的高度关注,使得大家对幼儿园游戏的内容敏感而审慎。由于极易让人们联想到“战争”与“暴力”,幼儿园军事游戏便成了令人“敏感而审慎”的话题之一。

  幼儿为何觉得军事游戏“好玩”

  从幼儿的角度来看,军事游戏是自由自主、充满乐趣的“真游戏”。在绝大多数情况下,幼儿特别是男孩在进入象征性游戏高峰期后,会自发出现射击、追踪、站岗等模仿士兵的行为,并伴随着愉悦的情绪体验。这些行为的首要作用是满足机体的趋乐需要,使幼儿获得身心上的安全、舒适和快感,因而幼儿会通过各种方式主动发起并保持这些情节;同时,对幼儿而言,军事游戏是暂时告别真实生活,走进依靠个体与同伴经验建构起的虚拟世界的路径,具有极强的神秘感。在游戏中,幼儿既需要遵守其作为游戏者的行为规则,又要依照模拟的军队规则行事。快乐、自发、虚构、规则——是游戏的本质属性,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幼儿自主的军事游戏是其童年生活中普遍存在的“真游戏”。

  此外,军事游戏恰好顺应了幼儿某些方面的心理发展。幼儿可以通过游戏实现现实生活中难以满足的冲动和欲望,如在军事游戏中,他们可以吼叫、愤怒、进攻他人,甚至撒野,这些在生活中被约束的行为在游戏中得以舒展,游戏为幼儿提供了宣泄情感、发展自我的机会,保护了幼儿心理的平衡、健康。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认为,爱和攻击是人的本能,如果儿童的攻击性本能得不到适当约束或发泄,个体就会发展为攻击性性格,根据这一学说,军事游戏能够将幼儿的破坏性能量释放于合理情境之中。另外,儿童游戏专家佩勒研究发现,情感是儿童进行游戏角色选择的主要动机,热爱、敬佩且熟悉的成人是幼儿最喜欢模仿的一类人,通过军事游戏,幼儿“实现”了像军人那样优秀的愿望。因此,可以说军事游戏是幼儿心理成长的重要伙伴。

  幼儿不会模糊军事游戏与生活的边界

  幼儿在游戏与现实的双重身份中,不断深化着对自我和世界的认识。游戏的元认知理论认为,幼儿在游戏时同时进行着“游戏情境意义”和“真实生活意义”两个层面上的操作。幼儿既知道自己的游戏角色和真实身份,又知道小伙伴的游戏角色和真实身份,还知道某个物品在游戏中的作用及其在生活中的用途。幼儿在这样一个复杂的关系系统中,不仅对游戏和生活的区别了然于胸,而且学习着各种角色概念、相对应的角色行为,以及角色行为与发生背景之间的关系。

  比如,在军事游戏中,幼儿并非是在学习如何当兵打仗,而是在了解军人这个概念的内涵与外延,了解军人与自己、与老师的不同,了解军人的行为方式以及产生这些行为的特定环境背景……可见,军事游戏不过是幼儿依据自己的兴趣、经验和意愿构建起的对军人及其职业活动的理解性概括,“模糊游戏与生活的边界”是成人对幼儿的误解。如果指导得当,军事游戏不但不会是暴力的教唆者,反而是幼儿通往更广阔世界的引路人。

  “玩好”军事游戏需依靠教师智慧

  要发挥军事游戏的正向价值,离不开给予幼儿充分的游戏机会和自主权,离不开创设适宜的游戏环境,离不开提供保障游戏顺利进行的经验支持,离不开在观察幼儿游戏行为基础上的评估与指导,还离不开处理好如下三个“突出”与“淡化”的关系。

  其一,要突出游戏性,淡化军事性。对幼儿而言,军事游戏只是诸多角色扮演游戏的一种,它不同于战斗、演习或军训,它的核心要义在于“玩”,在于感受游戏过程中或紧张、或轻松、或严肃、或放肆的氛围,在于体验因不确定而带来的难以预料和些许挑战。军人的身份和军事活动的背景只是游戏发生及持续的抓手或场景,刺激并提醒着幼儿“编创”游戏的大致方向。请记住,此刻幼儿的任务仅仅是“玩”,而不是学习军人的职业技能。

  要突出幼儿园军事游戏的游戏性,首先要防止以军事活动的结果僭越游戏过程。过分强调游戏的军事拟真性,有可能将原本欢乐的游戏变成枯燥的教学或训练。例如,某次军事游戏,教师让幼儿学习投掷玩具手榴弹,并将标准投掷动作作为指导重点,使得游戏最后沦为了肩上挥臂投的练习。因此,当教师赋予军事游戏教育价值时,应当格外小心,不可遗失了游戏精神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