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88888  88888e360  set|set  as  88888%5C0  c4rp3nt3r  888886633x3X6  88888) and 1=2 (

中国女子冰壶成绩滑落的背后凸显小众运动困境

原标题:成绩滑落的背后,凸显小众运动困境

落寞的王冰玉、刘金莉、周妍与麻敬宜(从左至右)/新华社

尽管在昨天(21日)战胜加拿大队之后,中国女子冰壶看到了一丝晋级四强的希望,但在今天上午负于瑞典队之后,这支通过落选赛才获得参赛资格的队伍还是跟奥运会说了再见。这也是中国代表团在本届平昌冬奥会冰壶项目上表现的缩影。

此前,混双组合巴德鑫/王芮在输掉附加赛后同样无缘四强,中国冰壶男队则在落选赛阶段就已经挥别平昌冬奥会。作为国人曾经引以为豪的项目,冰壶并没能像八年前的温哥华和四年前的索契一样,成为中国军团的王牌项目。

比赛中稳定性欠佳

冰壶比赛是本届平昌冬奥会最先开赛的项目,是混双项目的新成员。从客观上来说,中国队的王芮/巴德鑫组合还是具备一定的实力,巴德鑫是中国男队在索契冬奥会夺得第四名时的主力,王芮则被誉为女队近年来的“希望之星”。与此同时,作为2016年世锦赛亚军和2017年世锦赛季军,王芮/巴德鑫也是最近两届世锦赛唯一全部晋级前三的组合。

但在本届冬奥会上,这对组合的表现非常不稳定。前6战3胜3负的他们,直到11日赢下与挪威队的比赛后,才逐渐看到了出线的希望。尽管最终获得了附加赛的资格,但还是没能晋级四强。对于这对组合的表现,中国队的外教罗克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过程就像过山车,上一分钟也许你还感觉很好,下一分钟你就急速下坠。”

稳定性不足的问题也出现在男队和女队身上。事实上,在过去一个奥运周期内,中国男队和女队始终都没有拿出好的表现,两支队伍都没能通过2016和2017赛季的世锦赛直接晋级奥运会。尽管女队通过落选赛拿到了平昌冬奥会的参赛资格,始终无法保持稳定性的她们,还是没能闯入四强。

在与瑞典队赛后,中国冰壶女队教练谭伟东谈到了中国女队存在的问题,“我们是一支新组建的队伍,两名老队员前年回归,这支队伍是去年七月份才正式组建的,默契度和技术储备方面还不是很充分。”

平时人才储备不足

在冰壶女队中,我们再一次看到了王冰玉和周妍这两位老将。尽管冰壶运动素有“40岁才是黄金年龄”的说法,但这并不能掩盖中国冰壶后备人才短缺的现实状况。索契冬奥会以后,中国女队一度青黄不接,年轻队员始终无法挑起大梁。

2016年,王冰玉、周妍正式复出,搭档刘金莉和麻敬宜,然而也没有改变中国队战绩欠佳的境遇。在平昌冬奥会总共只有10支参赛队伍的情况下,最后时刻才拿到参赛资格的中国女队,实际上从“出发”开始就已经处于劣势。

对于这个问题,谭伟东同样给出了自己的看法:“目前中国二线有一些好苗子,但技术还是不够,如果有更多人参与进来,我想以中国人的聪明才智,打冰壶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,有了更广泛的选材基础,才会有成绩的提升。”

谭伟东还给出了具体的例子:“加拿大国内有数百支职业队伍,都是拥有很高竞技水平的队伍,业余队伍更是数不胜数,这对这项运动的整体水平提高是很有帮助的。但在我们国内,真正拿得出手的女子队伍也就两到三支,男子相对还多一点,但水平上也还是有差距。”

成本过高成为瓶颈

除了参与人数不足之外,冰壶场地高造价、难运营的特点,也让喜爱冰壶的朋友连“过把瘾”的机会都很难找到,即便有机会,其高昂的花费也会让许多人“望而却步”。这也间接导致了中国冰壶参与人数始终无法有显著的提升。

据了解,购置一套(16个)高级冰壶需要12万-13万元人民币,普通的一套也要四五万元。除了最昂贵的冰壶,冰刷和特殊的冰鞋也必不可少。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,一套高档的冰壶个人装备(冰刷、冰壶鞋和运动服)需要四五千元,普通的也要1000元上下。粗略估算,加上每小时1000多元场馆费用,一个普通人想从事冰壶运动的起步价最少也在10万元左右。

近些年来,包括上海在内的一些城市纷纷建起了冰壶场馆,培养冰壶后备人才,中国女子冰壶的教练和队员们坦言,“希望有更多的人认识和了解冰壶这项运动。”中国冰壶女队教练谭伟东也表示:“原先冰壶在中国还是小众(运动),最主要是场馆的缺失,只能少数人到国外去训练去提升,一旦这些人无法继续坚持,那么就会出现“青黄不接”的现状。好在,我们之前就已经在建造新的专业冰壶场地,将来会对中国冰壶的发展起到巨大的作用。”

(责编:欧兴荣、胡雪蓉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